Sunday, May 2, 2010

忘我(一)

Share

好多人,却找不到一个孤身,灼热的太阳高挂,我并没打算与那份灼热接触,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这一站,是自由,只要有能力做,我便不会控制自由的存在,只要有“想”,就不能压抑,我灌输了自己一天这样的观念。

订了一间住宿,里面有先前的人所留下的海石,我拿了几颗在手里玩着,如果这些海石他们的一段回忆,那我玩着的,是否是他们的记忆呢?我站起身,将海石装进了袋子,慢慢的走到海边,这里似乎没人,我将海石拿出,一颗一颗的往大海抛出去,重复着同样的动作,直至袋子空了,我才安静的坐下。如果回忆能轻易的抛出去,那也许就不会痛苦了。

-kenchy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