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May 2, 2010

忘我(六)

Share
当第三瓶的“忘我”快要饮尽时,我开始有点不适了,有股冲力一直想从胃里涌出来。月亮不再与海面相连,高挂在天上,有着许多的星星陪伴,月光散发出的光芒,在海面上显现出一道思念的桥梁。电话声响了起来,显示一条短信息,我似乎感受到那份关心,心中再也安耐不住那情绪,将累计在心中已久的冲动发了出去,我一直思念与等待的,是否就是你?我想我又再一次问了一个简单而被复杂化的问题。那思念的沉重压着自己,让那海风吹拂这躯壳,心中的空洞不会有人了解,而在你回复之后我才知道,我醉了。

-kenchy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