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ne 30, 2010

六月的冰心,七月的燃尽

Share




六月,来了一场暴风雪,冻僵了我的双手,麻痹了身体每处的知觉,
感觉快死了。 埋在雪堆里的双脚,我奋力的拔起,朝向前方走去,
面对这厚厚的积雪,我依然不放弃。我心里想着:

[只要还能听见你的声音,在多么寒冷的天气,我都要撑下去...]

随着时间的流逝,厚厚的积雪慢慢的化了...期待的声音未听见,灼热的天气已来临...
像是熔岩地狱,在这六月的尾声,一切都随之燃尽...燃尽一切感情与你..
也燃尽了唯一的生命...
而下一个七月半之后...一切是否会化为零...

-kenchy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