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anuary 22, 2013

定限

Share
飘离的雪,融化了
就如同那记忆与感情的纠结,到达了一个极限
无论是忍耐或坚持,都有个顶限
当超越了负荷,一切都将被瓦解
无论是泪水,痛楚,无助
都将分散在每个神经与细胞的链接
崩溃只不过是一个过程
胆怯而让人萎缩
回避而选择遗忘
神伤,心寒
表达了外壳的情感
空与无常
刻出了内心的坦然
也许,早该知道没有任何声音在预想内的隔墙
只有真实与摧残在等待那一段段的忧伤

Kenchy